引言

《若望默示錄》是新約經書中唯一的《先知書》。列於正經之末,好似以此書作印璽,封閉了天主對人類的公開啟示。照體裁而論,本書似乎是一封長函,其實是屬於先知書的一種默示錄文體。

《若望默示錄》的題名,並非出於原著;但由本書序言看來,意思是說:耶穌基督若望的啟示。本書的作者若望一名,見於書中數次(1:1,4,9; 22:8),他就是若望宗徒。關於他的小史,見《若望福音》引言。

本書的對象很明顯是小亞細亞省的「七個教會」(2,3兩章)。作者以這「七個教會」象徵全教會。寫書的動機,固然是作者直接受命於天主(1:11),但也是為適合當時教會的需要,因為各處的信友,尤其小亞細亞的信友的處境極為惡劣,他們外受敵人的迫害和敵視,內受邪說和冷淡的威脅(2,3兩章)。由此可以明瞭本書的目的,即是以基督的光榮顯示和最後勝利,來堅固那些信德動搖的信友,並鼓勵為信德而受難的義士。

本書寫作的時間,如聖依肋乃所說,是在多米仙皇帝晚年。若望見神視的地方,無疑是在帕特摩島(1:9)。似乎他也在此島上寫了此書,時間大約是公元96年。

歷來講解本書的人都感覺十分困難,因為本書是一部先知書(22:18),所載的預言雖是「可信而真實的」(22:6),但在未實現之前,定難明瞭;何況大部份預言在末世時方能實現,又何況多是以神秘的異像、數字、比喻和象徵寫出的,更是難上加難。雖然如此,本書的寫成既是為了信友的神益,當然人人要讀,只是閱讀時應懷著信德和誠心敬意,如此其中的奧義方可彰明較著;如此,有關天主、基督、教會等異像,對於信徒,另外對於遭受迫害的人,纔有莫大的安慰;同時他們的明悟必受神光燭照,心中的愛火自然會漸漸燃起。的確,「那誦讀和那些聽了這預言而又遵行書中所記載的,是有福的」(1:3; 22:7)。

本書的結構緊湊嚴密,布局極有規律,段落亦甚分明。本書除序言(1:1-20)和結語(22:6-21)外,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先以神視作為引論(1:9-20),以後是給七個教會的七封書信(2,3兩章)。第二部分詳列有關世末的神視,共分五組:即七印、七號角、七異兆、七金盂、以及基督與大巴比倫的戰爭(4:1-19:10)。第三部分記敘基督與教會的最後勝利(19:1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