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望 一書 二書 三書 引言

按歷來的傳授,名為《若望的三封書信》是若望宗徒兼聖史寫的,並且由書信的內容,也可以證明這古傳授的可靠。因為這三書信的語言、詞彙、觀念、語氣和整個筆調,幾乎與《若望福音》全同。作者的名字固然不見於三書內,但在後二書中,作者自稱為「長老」,在審慎研究之後,敢斷定此「長老」應是若望宗徒。因為他在世壽數最長,在第一世紀末,宗徒中僅存的,也只有他一人。在初興教會內尊稱他為「長老」,他實當之而無愧。關於若望的小傳,已見於《若望福音》引言。茲僅就三書信的來歷分別論述如下。

若望一書引言

本書雖無致候辭,未提收信人是誰,但由作者對收信人的親切口吻看來(2:1,12-14,18,28; 3:7; 4:4),可知是若望寫給與自己有特殊關係的小亞細亞的信友(見默2;3);從本書可知他們已是信德成熟的人(2:20,21,27),但因當時在那地方興起一種異端,危害他們的信德和道德,因此若望給他們寫了本書,一來為攻斥旁門左道,二來為護衛信友免受毒害。

本書的希臘文和文句十分平易淺近,但義理深邃,反覆用「光」,「黑暗」,「生命」,「真理」,「愛」等概念,闡明了神學的深奧道理,如基督的天主性(2:22,23; 5:1),降生的事實(1:1-3; 4:2-3),救贖的普遍性等(1:7; 2:1,2)。

本書既與第四《福音》有密切的關係(1:1-4 與若1:4,14; 15:11; 16:24等相比較),可說二者是同時著成的,即在第一世紀末,很可能都寫於厄弗所

本書除序文(1:1-4)和結論(5:13-21)外,正文可分為三段:第一段:天主是光,所以信友應在光中行走(1:5-2:29);第二段:天主是父,信友都是他的子女,所以應是聖善的,並應彼此相愛(3:1-4:6);第三段:天主是愛,所以信友應在愛天主愛人之德上是成全的(4:7-5:12)。

若望二書引言

這是最短的一封信,僅有13節,是「長老」即若望宗徒寫給一位「蒙選的主母」。這名稱很可能是暗指小亞細亞的一教會。因作者有意前往該處視察,遂先以此信通知。此外,信中所論的即是應彼此相愛,應信耶穌降生成人的道理。可說此書是《若望一書》的提要;既是如此,本書當寫於《若望一書》之後,地點大概仍是厄弗所

若望三書引言

本書也是很短的一封信,僅有15節,為前書的同一「長老」寫給一位名叫加約的熱心人。今不知此人究屬於那一教會。由本書可知若望之所以寫信給加約一人,可能是因他所處的教會,有位名叫狄約勒斐的教長,濫用神權,誹謗宗徒,不承認自己的地位,因此作者信中嘉許加約之所為,並勸他繼續資助傳教士(1-7節),嚴責狄約勒斐而稱讚德默特琉(9-12節)。本書大概亦是於第一世紀末寫於厄弗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