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多祿前後書引言

宗徒之長伯多祿的小史史料來源有二:一是聖經,一是教會的聖傳。伯多祿在蒙召之前,名叫西滿伯多祿(「磐石」之意,希伯來文為刻法)是耶穌給他改的名字(若1:24)。他與胞兄安德肋出生於加里肋亞湖北岸的貝特賽達城,身為漁夫。在第一次捕魚的奇蹟後,耶穌纔召他為宗徒,為漁人的漁夫(路5:8-11)。伯多祿在眾宗徒中,連在耶穌的三位愛徒中,常居首位(瑪10:2; 17:1; 26:37;谷5:37);他領受了元首職權(瑪16:13-19)和耶穌特為他祈禱的預許(路22:31,32);在耶穌復活後,隆重地接受了管理全教會的元首職權(若21:15-17);在耶穌升天後,由《宗徒大事錄》的前半部可知,他作了耶穌在世的代表,始終執行了他的元首職權。公元約43、44年,按宗12:17的記載:他「往別的地方去了」,大概是去了羅馬。49年又出現於京,主持宗徒會議。隨後曾到過安提約基雅(迦2:11-14)。再後,除知道他由羅馬寫了這兩封書信外,《新約》經書再沒有記載他的事蹟。按歐色彼熱羅尼莫的記載,他以後定居於羅馬,在尼祿皇帝時,即公元67年,為主殉難而死,他的遺體葬於梵蒂岡山崗。聖教會每年6月29日慶祝他殉難的節日。

《伯多祿前書》的作者確實是伯多祿宗徒,因為在信首的致候辭內已明明寫出;此外,古傳說和書信內容也一致如此證明。若把本書內容和宗內伯多祿的講辭作一比較,彼此間也十分相合。

本書的收信人,是散居在小亞細亞北部的信友。寫本書的動機,是因為作者聽到該處的信友,不斷遭受教外與猶太人的迫害,受著背棄信德的威脅(2:12; 3:14-16; 4:12-16),所以宗徒寫了此信,為安慰他們的憂苦,堅固他們的信德,勸勉他們:困難無論如何重大,仍當善度真正信友的生活。

本書寫於巴比倫(5:13),即羅馬(以巴比倫羅馬,見默17章以及初世紀猶太人的作品)。寫作的時間,大約是在尼祿教難之前,即公元63-64年間,其時保祿適在西班牙

本書的希臘文雖間有族的語風,仍堪稱典雅。全書的中心思想既是勸勉信友保持信德,效法基督的德表,善度信友的生活,所以內容方面幾乎全是有關道德的言論,對教義問題,只偶然涉及而已(1:3; 3:18-22)。

本書除致候辭(1:1,2),序言(1:3-12)和結尾語外(5:12-14),可分為四段:第一段:泛論信友應該善度真正基督徒的生活(1:3-2:20);第二段:分論信友對各級人士,以及彼此間應盡的義務(2:21-3:12);第三段:勸勉信友要追隨基督的德表,忍受一切苦難與迫害(3:13-4:19);第四段:幾項有關信友團體生活的特別勸言(5:1-11)。

由於《伯多祿後書》的語氣與文筆和伯前有顯著的不同,因而有不少人懷疑本書是出於伯多祿之手;不過這種懷疑實屬多餘,因本書信信首,明言寫信人是伯多祿宗徒(1:1),並且在信內作者曾說自己瞻仰過耶穌顯聖容(1:17,18)。前後二書的語氣與文筆之所以不同,聖熱羅尼莫認為是作者用了不同的代筆人,大部份學者皆以此說為是。

伯後的收信人與伯前相同。作者寫本書的動機,似乎是因接到了有關讀者的一些消息,得知他們所處的環境較前更為惡劣,此時,除遭受政府方面的迫害外,在教會以內也發生了不少錯誤思想,因有些假教師潛入教會,擾亂信友(2:1-3,11)。所以作者寫這信的目的,除安慰鼓勵信友外,特別是為駁斥那些假教師的謊言謬論。

本書寫作的時間,按1:14所記,應在作者逝世前不久,即約在公元66-67年間,其時保祿大約再度被捕入獄。寫作的地方仍是羅馬

本書有不少地方與《猶達書》的內容相似,這極可能是伯多祿參考過《猶達書》,他認為《猶達書》所寫的,頗適合他的讀者所處的環境,因而採用了一些語句。

本書除致候辭(1:1,2)和結尾語外(3:17,18),可分為兩大段:第一段:勸勉信友注重修德行善的實際生活(1:3-21);第二段:特別駁斥假教師們的邪說謬論(2:1-3:16)。此外,讀者讀本書時,應注意伯多祿在3:15,16對保祿的書信所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