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函概論

在《新約聖經》書目中,除保祿的十四封書信外,另有七封書信:即《雅各伯書》、《伯多祿前後書》、《若望一、二、三書》和《猶達書》。這七封書信,也許為了容易同聖保祿的書信分別起見,自古以來,就稱為「公函」。這七封書信所以稱為「公函」,大概是因為此七函是寫給全教會的,不像保祿那樣限定了範圍,或寫給某一教會,或寫給某一私人。不過,這一名詞對《若望二書》和《三書》不甚恰當,因為這兩封書信,一是寫給某一教會的,一是寫給私人的;可是如果我們將這兩封短信視作《若望一書》的附錄,則此種難題自可迎刃而解。

這七封「公函」,在《新約》文學上自成一體,都含有訓導的濃厚意味;除有幾點涉及教義外,其餘經文幾乎全屬有關倫理道理:例如應怎樣照信德生活,怎樣避惡行善等事。再從歷史觀點來看,這七封信也有極大的價值,因為由其內容可以窺見宗徒時代信友生活的狀況,當時發生了什麼異端邪說,宗徒們又怎樣以他們銳敏的眼光作及時的遏止,以保全基督教義的純潔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