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默基瑟德超過亞巴郎與肋未 創 14:18
詠 110:4
7:1 原來這默基瑟德撒冷王,是至高者天主的司祭;當亞巴郎打敗眾王回來時,他來迎接,且祝福了他。 創 14:17-20
7:2 亞巴郎就由所有的一切之中,拿出十分之一分給了他;他的名字默基瑟德,第一可稱作「正義之王」,他也可稱作「撒冷之王」,就是「和平之王」之意。
7:3 他無父,無母,無族譜,生無始,壽無終:他好像天主子,永久身為司祭。 1:2
若 7:27
7:4 你們要想想:這人是多麼偉大,連聖祖亞巴郎也由上等的戰利品中,取了十分之一獻給了他! 創 14:20
7:5 那些由肋未子孫中領受司祭職的,固然有命向人民,按法律徵收什一之物,即向他們的弟兄,雖然都是出自亞巴郎的腰中; 申 14:22
7:6 可是不屬於他們世系的那一位,卻收了亞巴郎的什一之物,並祝福了那蒙受恩許的。
7:7 從來,在下的受在上的祝福,這是無人可反對的。
7:8 在這裡那些領受什一之物的,是有死的人;但在那裡領受什一之物的,卻是一位證明了常活著的人。
7:9 並且可說:連那領受什一之物的肋未,也藉著亞巴郎交納了什一之物,
7:10 因為當默基瑟德迎接亞巴郎的時候,肋未還在祖先的腰中。 創 14:17

舊約與肋未司祭職是暫時的
7:11 那麼,如果藉著肋未司祭職能有成全──因為選民就是本著這司祭職接受了法律──為什麼還需要興起另一位,按照默基瑟德品位的司祭,而不稱為按照亞巴郎的品位呢? 詠 110:4
7:12 如今司祭職一變更,法律也必然變更, 8:6f
7:13 因為這裡所論到的那一位,原是屬於另一支派,由這一支派中,沒有一個人曾在祭壇前服務過。 8:4
7:14 顯然我們的主是由猶大支派出生的,關於這一支派,梅瑟從未提到司祭的事。 創 49:10
瑪 1:1f; 2:6
羅 1:3
默 5:5
7:15 既然有另一位司祭,是按照默基瑟德的品級興起的,那麼我們所討論的就更顯明了,
7:16 因為他之成為司祭,並不是按照血統所規定的法則,而是按照不可消滅的生命的德能,
7:17 因為有聖經給他作證:『你照默基瑟德的品位永做司祭。』 耶 33:18
詠110:4
7:18 先前的誡命之廢除,是由於它的弱點和無用,
7:19 因為法律本來就不能成就什麼;可是如今引進了一個更好的希望,因著這希望,我們纔能親近天主。 10:1; 11:40
10:19

基督的司祭職是永存的
7:20 再者,耶穌成為司祭,是具有天主誓言的,其他的司祭並沒有這種誓言就成了司祭。
7:21 耶穌成為司祭,卻具有誓言,因為天主向他說:『上主一發了誓,他決不再反悔;你永為司祭。』 詠 110:4
7:22 如此,耶穌就成了更好的盟約的擔保人。 8:6-13
7:23 再者,肋未人成為司祭的,人數眾多,因為死亡阻礙他們長久留任,
7:24 但是耶穌因永遠長存,具有不可消逝的司祭品位。
7:25 因此,凡由他而接近天主的人,他全能拯救,因為他常活著,為他們轉求。 9:24; 10:19
戶 18:1
羅 8:34
若一 2:1
默 1:18
7:26 這樣的大司祭纔適合於我們,他是聖善的、無辜的、無玷的、別於罪人的、高於諸天的; 3:1
出 29:1
若一 3:5-6
7:27 他無須像那些大司祭一樣,每日要先為自己的罪,後為人民的罪祭獻犧牲;因為他奉獻了自己,只一次而永遠完成了這事, 9:25-28; 5:3; 9:7, 12; 10:11-14
羅 6:10
7:28 因為法律所立為大司祭的人是有弱點的;可是在法律以後,以誓言所立的聖子,卻是成全的,直到永遠。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