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希伯來書》與保祿其他書信有一不同之點,即是沒有致候辭,未載誰是發信人,誰是收信人。

關於收信人,從歷來的口傳和本書的標題(標題雖非出於原著,但已很古,大約始於二世紀),得知是希伯來人,具體地說:即是歸化的猶太人所組成的教會。此教會應在巴力斯坦,因為如本書所述:他們是直接由宗徒接受了福音(2:3),奉教已相當長久(5:12),從開始即遭受迫害(10:32-34),他們的導師和領袖已不存在(13:7)。所說的導師和領袖,似乎即是指京的主教次雅各伯宗徒,他已於62年為主殉道而死。

就在這時期,這些信友實在需要鼓勵與勸慰,因為他們當時正處於背信的危險中(10:25),一方面他們為聖殿內輝煌的敬禮所迷惑,另一方面他們又為了信仰遭受著同胞的迫害(10:32-39)。保祿宗徒得知該教會處於這樣的危險環境中,當然比任何人更為焦慮(羅9:1-5)。但為慰問鼓勵他們,纔寫了本書信。但是否真為保祿所寫?

對這問題,口傳最初極不確定,但稍後在東方教會內逐漸確定了;至四世紀時,連西方教會也一致認為實在是保祿寫了這封書信。通常反對保祿為本書的作者所提出的疑難是:信首缺少保祿所慣用的致候辭;文體字彙與保祿其他書信迴然不同;本書的希臘文更為純正典雅;本書內,也未能見到保祿在其他書信內所有的那種激昂的氣魄。雖然如此,本書內,也有不少與保祿其他書信的思想道理相合或完全吻合之處。可是上述的疑難怎樣解答呢?比較令人滿意的解答,即是本書信的主要觀念和神學是屬於保祿的,但編寫(包括辭彙與字句的構造)則出於保祿的弟子或他的一位同人。誰是這位代筆人呢?有人以為是巴爾納伯,有人以為是阿頗羅;但究其實是誰,不得而知。

本書寫作的時間,大約是保祿羅馬被囚釋放後不久,即公元64或65年;地點大約是意大利,因在信尾作者代人問候說:「意大利的弟兄問候你們」(13:24)。

本書的目的,是勸勉鼓勵猶太信友,要他們堅持信德;並說明新約遠超過舊約,人不可再眷戀舊約的敬禮,因為基督自為大司祭和犧牲,遠超過任何司祭和祭品。

本書信文詞典雅華麗,立意高超優美,《新約》中沒有一部比本書更澈底詳盡地論及新舊約之異同,基督大司祭的特質等問題的。全書可分為三大段:第一段(1:1-4:13):從新舊二約的頒佈者來看,新約遠勝舊約(新約是直接由天主子耶穌基督所頒佈的,舊約則是藉天使和梅瑟為中間人);第二段(4:14-10:18):從新舊二約的司祭來看,新約遠勝舊約(新約的司祭為基督,遠超舊約肋未族的司祭),並且基督又自為祭品,遠非任何祭獻可比;第三段(10:19-13:25):勸信友們務要堅持信德,特引舊約先賢的芳表,證明信德的重要。末後以種種鼓勵向善的勸言結束了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