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費肋孟原是哥羅森城的富翁,他大概是在厄弗所(宗19:10)直接為保祿所歸化的(19節)。他信教後,表現了非凡的信德與愛德,竟把自己的家獻出,作為信友集會及舉行聖祭之所(2,4-7節)。他既是富戶人家,按當時的社會制度,也蓄養了許多奴隸,其中有一名叫敖乃息摩的,尚未信教,作了一件對不起主人的事(大約偷了財物),因而畏罪逃亡,出走遠方。

敖乃息摩逃到了羅馬,找到了正被囚的保祿保祿為保護他,起初本想留下他服侍自己(13節),但後來因氏已領洗入教(10,11兩節),決意叫他跟提希苛保祿致《哥羅森書》即由提希苛帶去的),回到他的主人那裡,因而寫了這封保薦他的短信《費肋孟書》,求費肋孟不但不要處罰他,而且還應以「弟兄」之誼接待他(16節)。這封短信,猶如在《厄弗所書》引言中所提過的,應是保祿在63年於羅馬寫成的。

這封優美的私人函件,篇幅極短,很可能全是保祿親筆所寫。信內措詞造句,委婉動人,務求達到目的;同時這封富於熱情的短信也將保祿內心的愛情,活顯於紙上,實是不可多得的傑作。

這封私人函件,因為涉及了奴隸制度的社會問題,所以對教會以及社會發生了極大的影響。當基督教會出現於世時,經濟與社會生活全繫於奴隸。雖則如此,但當時的人卻不以奴隸為人,而只視作貨物。基督的教義一傳於世,開始了一種新的氣象;所以這封短信實可稱為「基督自由的宣言」(參閱迦3:27,28;格前7:20-22;弗6:5-9;哥3:11; 4:1)。它雖不曾把奴隸制度立即廢除,但由於基督教義的逐漸推進,把奴隸制度終歸消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