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斐理伯城位於馬其頓東部,原名克勒尼德,因其為大亞歷山大的父親斐理伯所重修,遂得此名。敖塔威雅諾皇帝將此城封為羅馬帝國的殖民地,享有意大利城市的權利。保祿時代,此城頗為繁榮;保祿在第二次傳教行程中(即公元51年)來到此地,並按宗16:11-40的記載,本城教會是他在歐洲大陸所開創的第一個教會;歸化基督的人多半為外邦人,猶太人為數極少。本城信友十分愛護保祿保祿也愛護他們,因此他破格只接受了他們的援助(4:15-16)。

及至保祿羅馬坐監時,他們不但募款救濟他,並且還打發教會的要員厄帕洛狄托親自送往羅馬,並叫他留在那裡服侍保祿。不幸,他在羅馬患了重病,但又賴天主的仁慈轉危為安;待他痊愈後,決意要返回城,保祿遂趁此機會寫了這封信,托他帶給城信友(2:25-30)。此時約當公元63年。

保祿的書信中,《斐理伯書》特別流露出他對信友的親切慈愛,語句淺近易懂,好像父親規勸兒子,鼓勵他們,安慰他們,並勸勉他們日進於德;甚至連他個人的一些神修生活狀況,也告訴了他們(1:21-26; 3:5-14)。除這點父子熱情的特徵外,因他身為基督的宗徒,也向他們談及了一些教義的問題,討論了幾項神學上極重要的道理,(如在2:5-11一段內說明基督具有天主性和人性;力言他的苦難聖死,是他獲得光榮的捷徑);在3:2-4一段內,並極力勸勉他們躲避猶太保守派的謬誤。

本書由於熱情奔放,說理論事,不易分段。雖也有致候辭與祝福辭,但在正文內,論題的次序卻沒有多大連貫。今將本書的內容略述如下:保祿首先敘述自己的現況,雖然被囚在監,但仍有助於福音的傳佈(1:12-26);然後勸勉信友在忠信友愛與謙遜各事上,應以耶穌為法(1:27-2:18);隨後報告快要派弟茂德來看望他們,並稱讚厄帕洛狄托(2:19-30);以後勸他們要提防猶太保守派的謬誤,應效法自己(3:1-17);而不應效法那些生活放蕩的基督徒(3:18-4:3)。此後提醒他們應常喜樂於主,專務各樣德行(4:4-9);最後致謝信友對他的熱切關懷及有力的捐助(4: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