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保祿在寫信時,提到自己被監禁,且表示有獲得釋放希望的書信,共有四封:即《哥羅森書》(4:3,10,18)、《厄弗所書》(3:1,4; 6:20)、《費肋孟書》(9,13,23三節)及《斐理伯書》(1:7,13,14,17)。學者大都認為這四封書信寫於同一時期,即在羅馬首次被監禁的末期,約在公元63年(宗28:16,30,31)。

厄弗所是一個極負盛名的古城,又是小亞細亞很重要的海港,保祿時代,是羅馬帝國亞細亞省的省會,因而成為各民族文物會萃的地方。猶太人在此城既建有會堂,可知數目可觀(宗18:19)。保祿在第二次傳教末期,只經過此城(宗18:19-21),但在第三次傳教期間,卻住了將近三年之久(公元54-57年),建立了厄弗所教會(宗19章);在此期間,並親自或派遣門徒在全亞細亞省傳佈了福音(格前16:8,9)。在宗徒巡視了希臘各教會返回時,曾派人請城的長老到米肋托會晤,在那裡面示一切之後,預言說:「我知道在我離開以後,將有兇暴的豺狼進到你們中間」(宗20:29)。後來果真如此(詳見弗、哥二書),不但在厄弗所,即在亞細亞各教會,都闖進了一些兇暴的豺狼。

本書的目的即是為駁斥當時在亞細亞所流行的異端邪說,因為有些人否認耶穌為天主,僅將他列於天使的等級中;另有些人堅持舊約禁食和慶節的法律,還有些人倡言造化二元論。在羅馬被監禁的保祿有見及此,遂寫下了這封書信。

這封書信實可稱為「公函」,因為應在各教會內公開誦讀(哥4:16),這樣便可容易解釋,在本書信中為什麼沒有提到私人的消息和個人的心境,以及對私人的問安等語。

本書的主要論題,雖與《哥羅森書》頗相類似,但在理論方面較為抽象與深湛,且頗具系統化;所以本書在各書信中,確是深奧難明的一封,其中心思想,即是基督的教會宛如基督的妙身:為肢體的眾信友與為首的基督合而為一,以及肢體間彼此的連繫,即是這一妙身生命的基礎(1:22, 23; 2:20-22; 4:9-16; 5:23-33)。

本書除題名(1:1,2)與結論外(6:21-24),可分為兩部份:一為教義部份,一為倫理部份。在第一部份內(1:3-3:21),首先討論基督救贖的奧蹟,然後討論基督妙身的道理;在第二部份內(4:1-6:20),勸告信友在各人地位上要保存心神的合一,並勉力修德成聖;最後勸勉信友要時常帶著信、望、愛、三德的武器,以攻打靈魂的仇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