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關於羅馬教會的起源,聖經上隻字未提。據經學家的推測,很可能是由曾在耶路撒冷「僑居的羅馬人」(宗2:10),即那些在聖神降臨節日,在京聽宗徒之長伯多祿的宣講而歸化的人,將福音的種子帶到了羅馬。可是,伯多祿宗徒在喀勞狄在位時,即公元44年後(宗12:17),或至少在尼祿皇帝登極(公元54年)後,來到了羅馬,立定了宗座,卻是一定的事實。

保祿寫《羅馬書》時,羅馬教會已日漸興旺,而名聞於世(1:8)。所有的信友,大多數是由教外歸化的(1:13; 11:13; 15:15-16),彼此同心合意,平安相處(15:14; 16:17)。

保祿於公元58年初,在格林多寫了本書(15:25-28)。他早有意要「看看羅馬」(宗19:21),只因東方的傳教工作,一時未能如願以償。當東方傳教工作告一段落時,他遂決意要去西方擴展基督的神國。他想「當我往西班牙去的時候,我希望中途見到你們」,看看羅馬(15:24),所以保祿寫本書信的目的,是為通知羅馬信友,他快要來到羅馬

本來保祿傳教的原則是:不往別人宣講過福音的地方去宣講福音(15:20,21),但他卻願羅馬信友從他這身為外邦人的宗徒身上,獲得有益神靈的「一些效果」(1:11-15);為此,他願藉這封書信,先給他們報告一下自己「福音」的綱要:即整個人類,不分猶太人與外邦人,都同樣需要耶穌的救贖。

保祿所寫的書信中:本書的筆調自成一格,可說是一部特別涉及神學問題的書,道理深奧高超,語調沈重有力,超過其他書信。宗徒所徵引的證據,如此鞭辟入裡,致使讀者無一不受感動。我們只看他惋惜選民大部份被棄的事(9-11章),便可舉一反三了。

本書除引言和結論外,可以分為兩編。作者的命題是:「福音正是天主的德能,為使一切有信仰的人獲得救恩,先使猶太人,後使希臘人」(1:16-17)。首編為教義部份(1:18-11:36):作者志在說明外邦人和猶太人都離棄了正義之道;眾人之所以能成義,再與天主和好,全是藉著信德;人只能賴信德而成為天主的兒女;可惜身為選民的猶太人,大多數不知或不願走這唯一得救的道路。次編為倫理部份(12:1-15:13):作者首先說明信友對天主對人和對自己的義務;以後勸他們善用基督徒的自由;最後問候羅馬的友好,並且以讚頌天主的絕妙言辭,結束了他這不朽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