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匝加利亞哈蓋都以先知的身份於同年出現(公元前520年)。但他的任職時期比哈蓋較長,約有兩年之久(匝1:1; 7:1)。這位先知大概出身於司祭家族(厄下12:16)。他自充軍回來以後,與哈蓋一同鼓勵回國的同胞從速修建聖殿。事實上新聖殿得以迅速竣工,實應歸功於這兩位先知的鼓勵(厄上6:14)。有關當時的歷史背景,參閱《哈蓋》引言。

《匝加利亞書》很清楚地分為前後兩編,即1-8章和9-14章。這兩編的歷史背景,內容以及文體,都各有區別。

前編先知勸勉百姓改惡遷善後(1:1-6),記載了八項含有象徵意義的神視(1:7-6:8)。這些神視是論及耶路撒冷復興,敵人被克服,上主重新居於自己百姓中,司祭職重新聖化,政治界與司祭們和平互助,百姓罪惡完全消除。隨後記錄了先知向大司祭所行的加冕禮儀(6:9-15)。最後,先知描述獲得正義後的百姓,要享的幸福(7-8章)。

後編與前編似乎無甚關聯,文筆全是末世論的體裁。內容是:征服敵人之後,那位和平的君王(默西亞),要進入聖京,建立普世的王國(9:1-17);昔日分散於四方的選民,都要歸國團聚(10:1-11:3)。善牧與惡牧的比喻(11:4-13:7-9)。將來,「在那一天」,異民又要前來攻打京,但必被上主消滅。那時耶路撒冷的民眾,纔要回心轉意,哀弔「他們所刺透的那一位」,消滅一切罪污,剷除一切迷信和作假先知的人(12:1-13:6)。經過異民最後的攻擊,及天主的拯救之後,耶路撒冷必將成為萬民朝拜天主的中心(14章)。

因前後書兩編的區別如此之大,近代學者大都認為後編非出自匝加利亞的手筆,而是他以後的作品;但是兩編雖各有其特徵,卻有一個彼此相聯的中心思想:天主用那些卑微的遺民,來實踐拯救萬民的計劃。全書好似靠著這神學的觀點,來探討人類的歷史,在人類的歷史中:常有「撒殫」(反對者)的勢力,企圖破壞天主的計劃;但也常有天主派遣的使者,來完成他的計劃。最後完成這計劃的,是達味的「嫩芽」(依11:1;耶23:5; 33:15),即那位被自己的百姓「所刺透的」、正義的、謙遜的救主君王。有關這些預言的應驗,見瑪21:5; 26:31;若19:37;默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