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索福尼亞出身貴族,是猶大熱心的國王希則克雅的後裔(1:1)。他在約史雅王(公元前638-608年)還未實行宗教改革之前,執行了先知的任務。當時默納舍及其子阿孟所有傷風敗俗的遺毒,還未消除(列下21章),耶路撒冷還在繼續崇拜各種偶像,宗教及政治的領袖仍不顧天主,不關心正義道德,驕奢淫佚,盡情享樂。

先知就是向這些養尊處優的人民,宣佈「上主偉大的日子」,「忿怒的一天」,已迫近目前。如果異民要受懲罰,選民,尤其耶路撒冷的居民,更要首當其衝,受天主嚴厲的懲罰。天主的正義不會寬恕這叛逆不忠的百姓,在審判的時候,選民中只有那些「尋求公義」,「尋求謙和」的人,即那些「貧苦的百姓」,得以保全,當作「以色列的遺民」。

經過革新淨化而成為聖潔的遺民,在天主前要獲得寵幸,享受天主的恩愛。先知想到幸福的將來,心內樂不可支,遂以一篇快樂的歌詞,恭祝重新成為天主聖城的耶路撒冷

《索福尼亞書》可分為三編:先知在第一編內,宣佈及描述上主日子的來臨(1:1-18),苦勸百姓悔改,以免上主義怒的懲罰(2:1-3)。第二編是有關四周異民的預言(2:4-15)及對耶路撒冷的譴責(3:1-8)。最後一編,先知預許以色列遺民必得救援(3:9-20)。

《索福尼亞》的中心思想,是要求人內心的革新,叫人以良善謙遜的心,依賴上主(3:12)。這恰好是新約「真福八端」的一個預告(瑪5: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