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厄則克耳步齊的兒子,屬司祭家族。他於公元前597年,與猶大耶苛尼雅和所有的貴族並壯丁等,一同被擄往巴比倫(33:21),住在幼發拉的河的支流革巴爾河畔,特耳阿彼布地方(1:1-3)。充軍後第五年(公元前593年),他得了天主的啟示,神目中見了天主無限的光榮,同時被召作充軍之地的先知(1-3章)。在他充當先知的二十餘年中(593-571年,見1:2; 29:17),他的任務可分為二期:第一期由蒙召到猶大滅亡(593-587年)。先知在這幾年內所宣布的,多是「哀傷、悲歎和災禍」的預言(2:10)。他奉天主的命所表演的象徵行為,也都是預示京將要遭受的災禍、被圍困、滅亡的種種先兆(4,5,12,24章)。他所指摘的罪惡,多是離開上主背信違約,敬拜邪神的罪(8-11,14,16,20,23章),和不遵守天主誡命及法律的罪(18,20兩章)。他還講說寓言以指明猶大王的罪過(17,19兩章)。因此天主必以戰爭、譏荒、瘟疫來消滅他們,把他們遣散到各國,使聖地聖城變為荒野廢墟。先知在這一期內的預言,多是譴責和恐嚇。

第二期始於猶大滅亡(587年)。充軍的民聽到了聖城聖殿被毀滅的消息後,都陷入絕望的境地(24:26; 33:10-21),先知遂轉變了先前嚴厲斥責的態度,開始宣講安慰性的預言(33-48章),說聖城聖殿雖已毀滅,但天主決不拋棄自己的選民(33章),必叫他們由枯骨中復活(37章),使分裂的兩國復合,叫四散的民回歸聖地,重建聖殿,平分聖地。

《厄則克耳書》上下一貫,由語氣和筆調可以看出,應出於一個作者之手,即厄則克耳先知;因為本書處處表現出先知的性格和為人。編輯上,大致是依照事情發生的年月日排列的。

本書按內容可分為三編:1-3章為緒論,是先知蒙召的自述。(1)4-24章,是對猶大耶路撒冷滅亡的警告和預言;(2)25-32章,是預言附近七國的滅亡,因為他們曾嘲笑民的滅亡,亦即嘲笑「雅威」的無能,因此「雅威」必懲罰他們,使他們滅亡,並表示「雅威」乃萬國之主;(3)33-48章,是論民的復興,聖殿的重建,聖地的復原。

本書的神學思想,以天主的光榮和神聖為出發點。天主之所以嚴懲民,是因他們犯罪褻瀆了他的聖名(20章)。先知列舉民歷代不忠受罰的事(16,20,30三章),但也講明天主的審判是公義的,他的仁慈是寬厚的:誰犯罪,誰受罰;人若知過悔改,天主必仁慈寬宥(18章)。先知再三強調,為懲罰犯罪的民,只有使他們國破家亡,流離各國,纔能叫他們歸正,叫他們承認「雅威」是他們的天主,纔能消滅他們崇拜邪神的傾向,改變他們的鐵石心腸。他們歸正之後,天主要由各地把他們領回原地,使南北二國統一,且要有一位善牧來管理他們。那時要有新聖殿,新禮儀,新聖地;新聖城的名字將稱為「上主在那裡」。

《新約》書中,以《若望默示錄》受本書影響最多。此外,耶穌自比牧人,把天主尋找亡羊的比喻(34:11,16)貼在自己身上(瑪18:12-14;若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