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按照古來的傳說,《哀歌》是耶肋米亞耶路撒冷焚毀(公元前587年)以後,作的哀弔的詩歌;因此把本書著錄在《先知書》中,列在《耶肋米亞書》之後。本書雖不是《先知書》,但滿涵耶肋米亞先知的精神,因而被認為是大先知宣講的效果。「希伯來聖經」則將它列在「雜集」之中。

在本書的五章詩內,詩人哀悼選民歷史上所受最慘痛的國破家亡的大禍:京都和聖殿被焚毀,人民慘遭屠殺,未被殺害的,多被擄充軍,留下的盡是老幼殘疾和窮苦的小民。就在此時,有位熱心的詩人,以耶路撒冷和留守本地的遺民的名義,把心內的憂傷和痛苦,賦之於詩。詩人不僅哀悼當時的一切悽慘狀況,同時也以先知的觀點,說明這大禍的原因,是由全國人民的昏愚和罪惡而招來的,叫遺民讀了此詩:一面承認天主公義的制裁,一面懺悔自己的罪過,謙遜忍受這嚴厲的懲罰,哀求天主廣施仁慈來拯救他們。

《哀歌》的五章詩,每一章各從不同的角度詠述當時的痛苦和慘狀:沒有按歷史的次第,而只是隨詩歌的意境,再三引述驚心動魄的慘狀,襯託出詩人的哀痛、懺悔、認罪和歸向天主的誠意。

《哀歌》前四章還有希伯來詩特有的形式,即每章22節,每節的第一個字,是按希伯來22個字母的次序排列的。(第3章有66節,每三節有同一字母。)這種以字母次序冠於詩首的目的,大概是為易於記憶,有助讀者背誦的原故。

《哀歌》的作者無疑是當時耶路撒冷毀滅時的見證,與同胞共同身歷這大難的人。按古代猶太教和教會的傳說,此人就是耶肋米亞先知。但近代聖經學者多否認此古傳說,以為本《哀歌》是另一位詩人,而不是耶肋米亞寫作的。但這一說假使對的話,仍理當承認作者對耶肋米亞很熟識,且是一滿懷大先知精神的人。

《哀歌》為猶大遺民的重要性,是因為它有高尚的宗教觀念:猶大遺民在此次國破家亡的慘況中,已陷入絕望的境地,但詩人卻懷著堅固的信仰和依恃的心,振作他們的精神,使他們領悟天主的聖意,真心悔改,歸向天主,耐心等待天主的救恩。藉這種超等的宗教情緒,使遺民勝過最艱苦的時候,而得以生存下來。

充軍以後的猶太人,每年在聖城毀滅的紀念日(陽曆七月底),在會堂內誦讀《哀歌》。聖教會每年在聖週內詠唱《哀歌》,作人類認罪的懺悔辭,因為人類的救主耶穌為了人的罪,受了苦難和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