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耶肋米亞是公元前七世紀末葉猶大國的先知。他在默納舍為王時,(大約公元前645年)生在耶路撒冷以北約四公里的阿納托特,屬司祭的一座小城。熱心的約史雅王十三年,即公元前626年,耶肋米亞蒙召為先知,以後凡四十年之久,在選民歷史上最悽慘痛苦的時期,善盡了他難盡的先知任務。

當時近東各國,尤其猶大國,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大難,在列下22-25章及編下34-36各章內已有梗概的記述。猶大國自公元前第九世紀以來,已隸屬亞述帝國。到第七世紀中葉是亞述帝國極盛的時期,從尼羅河直到底格里斯河間的國家,都屬亞述大帝國的版圖,所有的民族,也全屬亞述統治。及至巴比倫瑪待二國興起,亞述帝國的勢力就逐漸衰弱,終於在公元前612年,巴比倫瑪待兩國聯盟進攻亞述,攻陷了最鞏固的尼尼微京都,從此亞述帝國就滅亡了。

巴比倫瑪待聯軍進攻亞述時,埃及巴比倫來日的勢力伸張到埃及,便出師北上,援助亞述;但當他路經培肋舍特的時候,猶大約史雅卻率大軍阻止他北上,不幸約史雅竟戰敗,在默基多陣亡(公元前609年)。從此猶大國內分為兩派:一派親亞述,另一派親埃及

約史雅死後,埃及約雅金猶大王。但是數年以後,巴比倫擊敗埃及(公元前605年),因此猶大和附近各小國,也都向巴比倫王稱臣納貢。不久以後,猶大約雅金叛變,巴比倫拿步高遂親率大軍,包圍耶路撒冷,逼迫猶大新王耶苛尼雅投降,拿步高王遂把耶苛尼雅和所有的公卿和技工人員擄往巴比倫(公元前597年)。以後拿步高王立漆德克雅猶大王,這是達味王朝猶大國最後的君王。他因受國內親埃及派的唆使,與鄰邦聯結,反抗巴比倫王,因而巴比倫王又率領大軍來攻陷了京,將聖京聖殿付之一炬,將國中所有王親國戚,以及顯宦達官悉數擄往巴比倫,只留下鄉間窮苦的農民,南國猶大遂亡,時在公元前587年。

耶肋米亞先知,得到巴比倫人的許可,能同窮苦的人留在鄉下,但不久以後,巴比倫王委派統治猶大的總督革達里雅被殺,那些殘存的猶太人因怕巴比倫人來報仇,便逃往埃及,也強迫先知逃亡。先知到了那裡,仍不斷責斥不信賴上主,不聽信先知種種勸戒的猶太人。但在埃及不久,這位愛主愛民的大先知,就死在埃及

猶大國的滅亡,實由於宗教、社會、道德生活的腐敗墮落。默納舍為王時,引導百姓崇拜邪神,竟將偶像立在聖殿內,褻瀆了聖殿;甚至焚燒自己的兒子當作祭品獻於邪神(列下21:1-18)。他死後,他的兒子約史雅,雖力行宗教改革(列下22-23章),但未能達到他所預期的目的,百姓並沒有從內心悔改。所以約史雅王死後不久,百姓仍舊崇拜邪神,對真天主「雅威」的崇拜,在聖殿內所行敬禮只是形式,而毫無真心誠意,且以聖殿當作自己的「護身符」。由於這種虛偽的混合宗教生活,道德的敗壞可想而知。然而當時的司祭們卻毫不關心,而且有許多假先知粉飾太平,不停地給百姓宣講「天下太平無事」;結果造成了猶大國破家亡的大悲劇。

耶肋米亞先知就在上述的逆境中,為挽救自己的同胞,不斷地,一方面以善言勸勉安撫,另一方面也以嚴辭責斥恐嚇,且多次以恐嚇性的象徵行為,來加以警告(13,14,27,28等章),直到天主禁止他時,他常為百姓祈禱(14:11)。總之,先知一生犧牲了他一己的幸福,終身不娶,只為拯救人民,衛護宗教,直至最後以身殉道。

先知在世時,雖然沒有達成挽救自己百姓得免亡國的目的,然而先知並沒有失望,仍信賴上主與聖祖所許的誓約,堅信天主決不會將他的選民永遠拋棄不顧,為此先知暫時盡他「拔除、破壞、毀滅、推翻」的消極任務,為將來執行他「建設和栽培」的積極使命,給選民預言南北二國必將復合,默西亞必由達味後裔中出生,建立一新的、永恆的默西亞神國,與他們另立一新的、永恆的盟約,將這盟約刻在他們的心上,置於他們的肺腑內,而非如昔日,只刻在石版上(31-33章)。

關於《耶肋米亞書》的著作問題,按36:4所記述的,先知由公元前605-604年所講的神諭,為他的弟子巴路克所筆錄。以後所講的和經歷的種種大事,大概是巴路克後來補錄的。

可惜本書的記錄,並未按年代的順序,而是由若干小集子和片斷的講詞編輯成書的。為此不容易把內容作一分析。大致可分為四編:第一編(1-25章):記載先知講的一些,用第一人稱所寫的神諭;第二編:(26-35章)記載先知所講的一些預言以及先知的行實,是用第三人稱寫的;第三編:(36-45章)記載先知的一些事蹟和受的苦難;第四編:(46-51章)是論異民的神諭;最後(52章)是一篇歷史的附錄。「希臘譯本」和「瑪索辣經文」的次序不同。

耶肋米亞先知在猶大遺民中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加下2:1-8; 15:12-16)。充軍到巴比倫猶大人民,對先知的勸言逐漸有所領悟,且表示衷心的悔改(見《巴路克書》),並下決心重新度一真正熱誠的宗教生活;同時深信先知論將來獲救的預言,終有實現的一日(達9:2; 編下36:21; 厄上1:1)。

耶肋米亞實在拯救了猶太人免陷於絕望的境地,且也準備了他們領受滿溢恩寵的新約。他的一生言行,實不愧稱為上主的僕人基督的預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