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向熙雍求救
16:1 那地的主宰從曠野的磐石,應傳達一言,至熙雍女兒的山嶺!
16:2 當時摩阿布女兒在阿爾農渡口,猶如逃遁的小鳥,傾巢的幼雛。
16:3 「請給我們出個主意,快下決斷!使你的蔭影在日中有如黑夜,遮蔽被驅逐的人,不要暴露出逃的人!
16:4 讓被驅逐的摩阿布人僑居在你處,做他們的藏身地,以逃避劫掠者的面。」當壓迫終止,劫掠停止,蹂躪大地的人消滅時,
16:5 必有一個寶座建立在慈惠中,在達味的帳幕內,必有一位尋求公義,急行正義的判官,憑真實坐於寶座之上。 箴 20:28
16:6 我們曾聽到摩阿布的驕傲,極其傲慢;聽到她的驕矜,她的傲慢,她的自負,她狂妄的矜誇。 //耶 48:29-33
16:7 為此,摩阿布必將哀哭,人人都要為摩阿布哀哭:為克爾哈勒色特的葡萄乾餅,人人只有傷心歎息!
16:8 因為赫市朋的田園已零落,息貝瑪的葡萄已凋謝!枝蔓為列國的君王所斬斷;那些枝蔓曾蔓延到雅則爾,漫遊至曠野;那些枝條曾向外伸展,越過了海洋!
16:9 為此我要參與雅則爾的痛哭,來痛哭息貝瑪的葡萄;赫市朋啊!厄肋阿肋啊!我要用我的眼淚來灌溉你!因為在你夏收和秋收時,戰爭的呼聲驟然降臨!
16:10 田園中的喜樂與歡欣已歛跡,葡萄園中再也沒有歌聲與歡呼;搾酒的人不再在搾酒池上搾酒,歡呼的歌聲已斷絕! 岳 1:12
16:11 為此,我的肝腸為摩阿布哀鳴,有如琴瑟;我的五內為克爾哈勒斯嗚咽,有如蕭笙。
16:12 摩阿布在高丘上縱然現得疲勞,縱然到廟宇裡去祈禱,盡屬枉然!
16:13 這是上主以前反對摩阿布所說的話。
16:14 但是現在,上主聲明說:「照僱工的年限計,三年之內,摩阿布的光榮將變為羞辱;縱然她的人數眾多,剩下來的甚是稀少,毫無勢力」。 2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