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黑暗與光明
17:1 上主,你的裁判的確高深難明,因此,不願受教的靈魂走入了迷途。 詠 92:6-7
羅 11:33-35
17:2 不法的人自以為能壓服聖民,反而被黑暗所束縛,為長夜所桎梏,囚禁在斗室中,被棄於永遠照顧之外。 出 10:21-23
14:3
17:3 他們原想在人不留意的黑幕下,可以掩藏隱密的罪惡,自己反為黑暗所侵襲,大起恐慌為鬼怪所驚擾, 約 15:20
17:4 以致連掩護他們的內室,也不能保護他們不受驚惶,使人恐怖的聲音環繞在他們四周,哭喪著臉的憂戚怪物,出現在他們面前。
17:5 火沒有一點能力供給他們光亮,星辰的光輝,也無法照明這可怕的黑夜,
17:6 只有忽然自動燃起的極為可怕的火炬,顯示給他們,嚇得他們不知所措;在幻像不見之後,他們幻想之所見,比所見的實物更為可怕。
17:7 他們的邪術盡失效力,他們誇耀的學識,全蒙恥受辱:
17:8 他們曾應許,為患精神病者驅除恐懼與慌亂,自己卻患了可笑的膽怯病;
17:9 即使沒有可怕的事來恐嚇,連走獸經過,或毒蛇嗤嗤一聲,他們也大為驚慌,嚇得魂不附體,以致連這無可逃避的空氣也不願再看。
17:10 邪惡的心本來就膽怯,自證自己有罪,受著天良的催迫,時常向壞處著想。 約 18:11
17:11 恐懼不是別的,只是將理性的助力,棄而不用;
17:12 人對內心的依賴越薄弱,越難明瞭遇難的原因。
17:13 在那來自毫無生力的陰府深處,使人無法工作的黑夜裡,仍照樣去睡覺的人,
17:14 有的因魑魅的怪狀而驚惶,有的因心志絕望而沮喪,因為,突然而意外的驚懼,忽臨到他們身上。
17:15 因此,不拘誰倒在那裡,就在那裡被囚,幽禁在沒有鐵閂的囹圄中;
17:16 不論他是農夫,或是牧人,或是在偏僻鄉野操作的工人,都得驟然忍受這不可逃避的厄運,因為人人都被一條黑暗的鎖鏈束縛住了;
17:17 不論是呼嘯的風聲,或是密枝間鳥雀的吱喳叫聲,或是溪水的急流聲,
17:18 或是岩石崩裂的強烈響聲,或是走獸隱約的跳躍聲,或是猛獸的吼叫聲,或是山谷間的響徹回聲,都能使他們膽戰心驚。 肋 26:36
17:19 其時,整個世界正為輝煌的光明所照耀,進行工作毫無阻礙;
17:20 沉重的黑暗,只籠罩著他們,這是未來要接收他們的黑暗的預像;其實,他們為他們自己,比黑暗還更為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