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3:1 夜間我在床上,尋覓我心愛的;我尋覓,卻沒有找著。 5:6
若 20:13
3:2 我遂起來,環城巡行,在街上,在廣場,尋覓我心愛的;我尋覓,卻沒有找著。 箴 7:15
3:3 城裡巡夜的衛兵,遇見了我,我便問道:「你們看見我心愛的嗎?」 5:7
3:4 我剛離開他們,就找著了我心愛的;我拉住他不放,領他到我母親家中,到懷孕我者的內室。 若 20:17
8:2, 5
3:5 耶路撒冷女郎!我指著田間的羚羊或牝鹿懇求你們,不要驚醒,不要喚醒我的愛,讓她自便罷! 2:7; 5:8; 8:4

(寓意) 第二幕分兩場:第一場(2:8-16)又描寫新郎通知自己的愛卿,恩寵的時期已臨近。當時新娘還關在屋內(9節),或如鴿子隱居在岩石隙中(14節),即謂還在充軍之地。新郎請她離開巴比倫回歸聖地。但因有「狐狸」──即臨居的敵人,如撒瑪黎雅厄東阿孟摩阿布等民族──毀壞「葡萄園」巴力斯坦,敵對回國的人,因此以民大部份還猶疑不決,不敢回歸聖地(厄上4:2; 厄下2:19; 3:34)新娘所祈求的,是願天主重新與自己的百姓結約,居住在「百合花」,即選民中間。見偽經「厄斯德拉卷四」5:23, 24。
第二場(2:17-3:5)描繪新娘(以民)重新所受的試探。她的凈配好似又離開了她。詩人在此以寓言描寫『厄上下』所記民所處的環境。第一批選民回到聖地以後,因遭遇困難,多半灰心失望,就忽略了宗教的義務,尤其忽略了重建聖殿的大業(蓋1; 匝8:6-17)。在困難中,新娘再求天主顧念給亞巴郎所應許的恩賜(17節 ; 創15)。在「城」裡,即在耶路撒冷城內。城內的「衛兵」似乎指當時征服聖地的波斯國士兵。她以悔改的心再找著她的愛人──天主,便領他到「母親家」及「內室」,即新建聖殿的聖所內;在那裡將自己奉獻給他,為永遠作他忠信的凈配。

第三幕 愛情的成熟(3:6-5:1)
3:6 那從曠野上來,狀如煙柱,發放沒藥、乳香以及各種舶來香料香氣的,是什麼? 6:10; 8:5
3:7 看,撒羅滿的御轎,有六十勇士環繞,全是以色列的精旅,
3:8 個個手持利刃,善於戰鬥,腰間各佩刀劍,以防夜襲。
3:9 撒羅滿王用黎巴嫩香柏,製造了一個寶座, 1:17
3:10 銀柱金頂,紫錦墊褥,中間繡花,是耶路撒冷女子愛情的結晶。
3:11 熙雍女郎!出來觀看撒羅滿王,他頭戴王冠,是他母親在他新婚心靈歡樂之日,給他戴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