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樂事亦皆虛
2:1 我心下自語:「來,試一試快樂,享受一下褔樂!」看,這也是空虛。 箴 14:13
2:2 我稱歡笑為「瘋狂」,我對喜樂說:「這有何用」?
2:3 我逐決意喝酒以使我的肉身暢快,── 但我的心仍為智慧所引導,並決意迷於狂妄的事,直到我看清,世人在天下一生有限的歲月中所做的事,有什麼好處為止。 列上 11:1-3
2:4 我於是擴大我的工程:為自己建做宮室,栽植葡萄園, 列上 3:14; 7:1-12
編上 27:27
2:5 開闢園囿,在其中栽植各種果樹,
2:6 挖掘水池,以澆灌在生長中的樹木。
2:7 買了奴婢,還有在家中出世的僮僕,又有許多牛羊,多過我以前住在耶路撒冷的人。
2:8 我還聚歛了大批金銀,及各王侯各省份的財寶;擁有許多歌唱的男女,無數的嬪妃,以及人間所有的享受。 列上 9:28; 10
2:9 我雖如此富有,超過以往住在耶路撒冷的人,但我仍沒有喪失智慧。 列上 10:23
2:10 凡我眼所希求的,我決不加以拒絕;凡我心所願享受的快樂,我決不加以阻止;因為我的心對我的一切勞苦工作,實在滿意;其實,這也是我由勞苦工作應得的報酬。
2:11 但當我回顧我所作的一切工作,以及工作時所受的勞苦,看,一切都是空虛,都是追風;在太陽之下,亳無裨益。

智愚相比
2:12 我又回顧觀察智慧、瘋狂和昏愚;那繼位作君王的人能做什麼?只能做已做過的事。 1:9
2:13 我看透智慧勝於昏愚,像光明勝於黑暗。
2:14 「智者高瞻遠矚,愚者卻在黑暗中摸索。」但我也知道:二者都要遭遇同樣的命運。 10:2
若一 2:10-11
2:15 我心中自問:「愚人的命運,我也會遇到,為什麼我要更明智?」我逐下結論說:「這也是空虛。」 6:8
2:16 因為智者和愚者,同樣不為人常久記念,早晚有一天都要被人遺忘。可惜,智者和愚者同樣死去! 1:11
智 2:4
德 44:8-15
詠 49:11
2:17 於是我惱恨生命,因為太陽之下所發生的事,無非使我煩惱,因為全是空虛,都是追風。

勤勞的空虛
2:18 我憎恨我在太陽下所受的勞苦,因為我要將勞苦所得,留給我的後人。 6:2
2:19 他是智是愚,有誰知道?但他一定要主管我在太陽下,以智慧辛苦經營的一切工作:這也是空虛。
2:20 我回顧我在太陽下所受的一切勞苦,就灰心失望。
2:21 因為有人以智慧、學問和才幹勞作得來的,卻應留給那未曾勞作的人,作為產業:這也是空虛和大不幸。 德 11:18f
2:22 人在太陽下所受的一切勞苦,以及痛心的事,究竟有什麼裨益? 詠 39:7
2:23 其實,人天天所有的事務,無非是悲苦和煩惱;而且夜裡,心也得不到安息:這也是空虛。 約 7:2
德 40:5-6
2:24 人除了吃喝和享受自己勞作之所得以外,別無更好的事。我也看透了:這是從天主手裡來的。 3:12-13, 22; 5:17; 8:15; 9:7-8
詠 127:2
德 14:14
2:25 因為離了天主,誰能有吃的,誰能有所享受?
2:26 天主原把智慧、學問和歡樂,賜給他所喜愛的人。至於罪人,天主將積蓄貯藏財物的勞苦加於他身上,好將一切財物留給天主所喜愛的人:這也是空虛,也是追風。 德 1:10
約 27:16-17
箴 1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