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訓道篇》在《智慧書》中別具一格,好似一位思想家所寫的筆記,為此在本書內,就文字和思想而言,都不易作出一個有系統的分析。

作者在序文內(1:1-11),陳述「萬事皆虛」的命題後,反覆凝神推敲:人生的目的究是什麼。作者便將他對這問題推敲所得的雜感,一一記下。一切感想的總結,仍不外是:人類的慾望以及一切勞碌,盡屬虛幻(1:12-12:8)。

求福免禍乃人之熱烈的願望,人生來就懷有一種追求萬事如意,永遠幸福的慾望,這慾望既與生俱來,就不能沒有實現的可能;但統查人世,幾無一事能真正使人心滿意足。依照天主對民所頒的法律,善人必獲享幸福,但事實卻正相反:惡人萬事亨通,義人多災多難(3:16; 8:10-14)。於是作者乃聯想到人來世的命運,無如按當時對來世所有的觀念,人死後,靈魂只有降入陰府一途,在該處度其漫漫無期的幽暗歲月(9:4-10; 11:8; 12:5-7),是以對來世也未有一令人滿意的解答。不過作者憑藉信德,承認世事雖千變萬化,但冥冥中幕後仍由天主支配一切;天主必將秉公賞善罰惡。天主的智慧以及他奇妙的化工,人是無法瞭解的(3:11; 10:14);故無論如何,人不可與天主爭辯(6:10; 7:23)。

為此,作者曾一再將他的雜感作了簡短的結論:對天命無論是福是禍,不應追問,只應虛心由天主手中接受(2:24,25; 7:14);另一方面,人生歲月無幾,人應及時享受天主慨然賜給他的賞心樂事。果如此,則在遇到痛苦時,也就比較容易忍受(3:12,13; 5:17,18; 8:15; 9:7-10; 11:9,10)。上述數點,即本書思想一概括的素描。

末後,由另一作者,也許是《訓道篇》作者的弟子,為本書作了一總結(12:9-13),將本書思想的主題總括起來說:人當「敬畏上主,遵守他的誡命」,其餘一切盡可托付於天主手中。

《訓道篇》大約是紀元前三世紀的作品。作者自稱為「達味之子耶路撒冷的君王」(1:1),也不過只是一種偽託,願偽託撒羅滿智王的盛名,使人更重視他的著作,更容易接受他的思想和勸告。

舊約時代,啟示尚未臻於盡善盡美的地步,由本書又得一明證。作者一如其他熱心民,因尚未能認清人生最後目的而感到苦悶。在舊約後期,對現世的苦楚,來世常生,及獲得來世幸福的希望,雖已逐漸明朗化,但極清晰的概念,仍只在新約時代,耶穌降生之後。耶穌降生,纔把今世的勞碌苦難,為獲得來世的永生幸福,具有無比的價值,昭示給世人。因此度一修德克己的聖善生活,決非徒勞無功。今蒙受了新約啟示光照的我們,如能體察仿效作者在舊約時代所有的信仰,必將獲益匪淺,殆無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