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箴言》一書,屬於民古代的智慧文學。本書含有數種不同的格式:有成語,有諺語,有金言,有譬喻;此外尚有較長論及「智慧」本質的散文和詩句;大都是勸人應怎樣立身處世,推己及人,敬畏上主的至理名言,故將本書名稱譯為「箴言」。

全部《箴言》的目的,是在教訓人,尤其青年人,應學習「智慧」,躲避「愚昧」。所謂「智慧」,並非指人的智力而言:教人怎樣成一博學多才的絕頂聰明人,而是就道德生活立論:教人怎樣敦品勵行,成一完人。為此,本書說「智慧」是出於「敬畏上主」(1:7; 9:10; 15:33);智慧屬於天主本性的一種德能(8:21-31),但天主將這德能賦予人類(2:6),使人藉這「智慧」得以獲享幸福的生命(8:32-36)。準此,與「智慧」相反的,即是「愚昧」,也即是罪惡。將罪惡稱為「愚昧」,因為人犯罪,違背天理,與天主作對,實愚昧之至,結果必然趨向滅亡(8:36)。

本書的標題稱為「撒羅滿的箴言」。無疑,本書內大部分的箴言,是出於這位以智慧名聞天下的智王(列上5:12);但在本書內尚提及其他作者的「箴言集」,如30:1及31:1的標題明言為阿古爾肋慕耳所著,但這二人及其他作者屬於何時何代,我們不得而知;並且何人何時將這一切箴言編輯為今日所有的《箴言》全書,我們也無法斷言。

全書可作以下的分析:1-9章可視為一篇頌揚「智慧」的真、善、美、聖的弁言;10:1-22:16屬撒羅滿的箴言主集;22:17-24:22及24:23-34屬數位智慧人的箴言;25:1-29:27屬撒羅滿的箴言拾遺;30:1-31:9為其他兩位作者的箴言。最後是一篇賢婦美德贊(31:10-31)。

本書大部分箴言,雖只論及民日常生活的習尚和禮規,所含的思想也並非高妙絕倫,但本書內所有的各種教訓,為後世的我們,仍未失掉它寶貴的價值。它教導我們應怎樣修身處世,待人接物,以謀求本身的幸福,家庭社會的安全。它尤其昭示我們,在二十世紀,只以科學的知識為生活的原則不夠,必須根據天主所賜給我們的良知,本着信仰的光照,立身處世,才能成一完人,達到人生的真正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