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約伯傳》不但在《聖經》中算是一本最優美的作品,而且在世界文學中也堪稱是一部名著。本書所討論的,是人生最普遍而又極深奧,且又常困擾人心的難題;若果如我國古語所說:「天道福善禍淫」,何以有許多善人一世受苦遭難?民對這問題,更感到無法解答,因為在盟約的法律上,有明文道及:守法者在今世必獲賞報,違法者必受懲罰。本書作者乃引古義人約伯的事蹟為例,反覆辯論;但最後結論,仍未獲致一個令人滿意的圓滿解答;唯一可寬慰人心的:即要人本著信德,將自己的命運全托於天主的照顧。

約伯原非以色列人,而是古代東方的一位賢者(則14:14,20)。本書的前兩章及結論(42:7-17),乃敘述這位守正不阿的賢者的簡史。最初他原是富甲一方,有一個兒女滿堂的幸福家庭,剎那間家破人亡,而且由頭至腳長滿了毒瘡:人世間再沒有比這更不幸更悲慘的了。但賢者約伯雖在這極度的苦痛中,仍一心寄望於公義仁慈的天主。最後天主又恢復了他昔日的幸福,且加倍地賞報了他。

作者根據這一民間故事,以優美的詩體,編寫了這部富有戲劇色彩的對白式傑作。作者藉三位來慰問約伯的朋友,展開了對人生苦痛的根由和目的的辯論,末後且有一段與天主的對白。在對白的第一段內,三位友人一致強調,遭受苦痛磨難的唯一理由,乃罪惡的結果。但約伯卻加以堅決否認,且強調他從未作過絲毫背天理喪良心的事,並懇求天主代他伸冤(3-31章)。在對白的第二段內,藉約伯另一友人厄里烏提出另一理由,來解釋人間的苦痛。他認為人之所以遭受苦痛,也許是天主警醒世人,或為鍛鍊他所鍾愛的人;總之,人不得埋怨及批評天主(32-37章)。在對白的第三段內,作者假設天主在旋風中現身說法,要人謙虛為懷,絕不應妄作聰明,且要絕對承認天主的全能,和他無窮的上智,本著信德,安心把自己全委托於天主公義的照顧(38:1-42:6)。

關於本書作者為誰,又寫於那一世紀,都是很不易解答的難題。大抵說來,是寫於公元前五世紀,不過,這些問題與本書內容是沒有什麼關係的。為人最有關係的,是探討人生苦痛之由來的難題。作者雖未能將人何以遭受苦痛之奧秘揭穿,但他那偉大的信仰卻告知世人,當遇到磨難時,應如何應付。對作者未能圓滿解答的難題,為我們生活在基督內的新約子民,已不存在了;由耶穌的言行,我們已獲得了圓滿的解答,宛如聖保祿宗徒所說:「現在的苦楚,與將來要顯示在我們身上的光榮,是不能較量的」(羅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