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書概論

所謂「智慧書」包括《約伯傳》、《聖詠集》、《箴言》、《訓道篇》、《雅歌》、《智慧篇》、《德訓篇》七書。有些學者將這七部書稱為「詩集」;但另有些學者只將《約伯傳》和《聖詠集》稱為「詩集」,將其他五部稱為「智慧書」。

這七部書所以稱為「智慧書」,是由於各書的內容和目的,無非是教訓人認識智慧,教訓人怎樣獲得智慧,怎樣增加智慧,怎樣解釋智慧,怎樣瞭解智慧的作用和效能,藉以指導人行善避惡。

聖經中「智慧」的意義很是廣汎;為清晰起見,可分為人的智慧和天主的智慧。

人的智慧可說是人自然的能力,但這能力能藉經驗、實習和教育而增長。但智慧也可說是天主的恩惠,或天主聖神的恩賜(箴2:6;約11:6, 32:8;智7:27等處)。在《智慧篇》內,智慧有時等於天主的聖寵(4:10; 7:14等處)。

天主的智慧是他的美德之一,而且只有天主具有完美的智慧。世人若非有天主的賞賜,是無法得到的(約28;巴3:15-37)。天主曾把智慧賜予那些建造會幕的技工(出28:3, 31:3),以及一些特選的人,如若瑟(創40:8)、達尼爾(達1:17, 4:5),尤其為選民領袖的梅瑟(戶11:17)、達味(撒下14:17)、撒羅滿(列上3:11)、厄斯德拉(厄上7:25)等人。智慧在《舊約》裡,非但同天主聖神有關係,甚至有時視為聖神的本體(依11:2-6;智7:22等處)。智慧除了上述的意義外,有時竟具有「位格」,彷彿是天主三位中的一位;換句話說,讀者在讀約28;箴8;德24;智7各章時,可能認為將智慧「位格化」,尚不足以解釋聖作者對智慧所論述的意義,因在上述各章內所描寫的智慧,實在有一「位格」。也許《舊約》的讀者從未想到天主內在生活的奧義,即天主聖三的奧義;可是天主實在用這「智慧」的道理預備了「新約」的啟示。總而言之:在《聖詠集》中所述的「智慧」,只是天主的美德;在德24:22-27所寫的「智慧」,是指梅瑟的法律;《約伯傳》內的「智慧」,已有了「位格」的含意;《箴言》和《德訓篇》中的「智慧」,儼然具有位格,且分享天主的性體,能獨立存在;在《智慧篇》裡的「智慧」,實具有天主固有的德能,即全知全能。由於聖保祿若望二位宗徒論及天主聖子的「先存性」時,曾藉用了《舊約》內「智慧」的概念,因此我們可以明瞭,為何教會初期的教父(尤其亞達納削),多把上述四部書內的「智慧」,解釋作天主聖言,即天主第二位聖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