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敖尼雅去覲見國王
4:1 上面記載的那位密告財寶,出賣祖國的息孟,今又毀謗敖尼雅,說他是陷害赫略多洛和一切凶禍的主謀。
4:2 他竟將這位造福本城,善理同胞,忠誠守法的人,說成一個陰謀叛徒。
4:3 這仇恨是如此深刻,甚至有些人為息孟的心腹所殺。
4:4 敖尼雅見到這鬥爭的危險性,而且又見到默乃斯太的兒子,即切肋敘利亞腓尼基的總督阿頗羅尼,助長息孟為惡,
4:5 便去覲見國王;他去並不是為控告自己的同胞,而是為了人民的公私利益,
4:6 因為他看得很清楚:若沒有國王的調停,要使問題和平解決,和使息孟停止妄行,是不可能的。

雅松奪取大司祭職位
4:7 但是,色婁苛死後,號稱厄丕法乃安提約古繼位稱王。此時,敖尼雅的弟弟雅松用非法手段,奪取了大司祭的職位。 加上 1:10
1:7
4:8 當他朝見國王時,許給國王三百六十『塔冷通』銀子,和其他進貢中的八十『塔冷通』;
4:9 此外,如果國王准許他用王的權勢,修建一座體育場和一處青年訓練所,並把耶路撒冷人登記為安提約基雅的公民,他就許下另繳一百五十『塔冷通』。 4:19
加上 1:11-15
4:10 國王一一應允了。雅松既然得勢,立刻使本國人民希臘化,
4:11 並且把諸王因歐頗肋摩的父親若望,而賜予猶太人的特權取消,──這歐頗肋摩就是日後出使與羅馬人締結友好盟約的大使,──把合法的制度廢除,而倡導違法的新風俗。 加上 8:17
4:12 他故意在城堡下建築了運動場,引領貴族少年受體育訓練。
4:13 因了這邪惡而非大司祭的雅松的過度狂妄,希臘文化和外方風俗達到了極點,
4:14 以致司祭們對祭獻的禮儀已不感興趣,甚至輕慢聖殿,忽略祭獻,一聽到擲鐵餅的訊號,就急忙跑去參加運動場上的違法運動。
4:15 他們毫不尊重本國的尊嚴,一心崇拜希臘的光榮。
4:16 正是為這些緣故,他們日後陷於惡劣的環境,那些推崇其生活方式和事事取法他們的人,日後反成了他們的仇敵和懲治者,
4:17 因為背棄天主的法律,並不是一件小事:這由下面的事實可以證明。
4:18 提洛舉行五年一次的運動大會的時候,國王也親自到場,
4:19 無廉恥的雅松派了幾個入安提約基雅籍的人,代表耶路撒冷去作觀察員,又叫他們帶三百銀錢去祭獻赫辣克肋神。但是帶錢的人以為用這些錢購辦祭物不甚相宜,所以留下作了別的費用。 4:9
4:20 雖然按主使者的意思,這錢是為祭獻赫辣克肋用的,帶錢的人卻用來建造了三層槳的戰船。
4:21 安提約古打發默乃斯太的兒子阿頗羅尼埃及,參與非羅默托王登極的盛典時,知道了埃及王是他的政敵,所以為自衛起見,就去了約培,然後來到了耶路撒冷
4:22 安提約古受到雅松及全國人民的熱烈歡迎,在火炬歡呼中進了城。隨後他又領兵到了腓尼基

雅松被推翻
4:23 三年以後,雅松打發上述息孟的兄弟默乃勞把錢送交國王,並請王解決備忘錄上的幾件重要事項。 3:4
4:24 默乃勞先使人在國王跟前推薦自己,後又奉承他,自裝有權勢,又許給他比雅松還多的三百『塔冷通』,於是獲得大司祭的職位。
4:25 他領到國王的委任狀,就回到耶路撒冷。但他絕不相稱大司祭的職位,暴燥如虐王,狂怒似野獸。
4:26 如此,以前曾推翻自己哥哥的雅松,今也被人推翻,被迫逃到阿孟人的地方去。
4:27 默乃勞固然得到高位,但許給國王的錢卻未繳納,
4:28 城堡的司令兼主管稅務的索斯塔托卻不斷催他繳納,於是二人同被國王傳召。
4:29 默乃勞便委託自己的兄弟里息瑪苛代理大司祭的職務,索斯塔托委託塞浦路斯的軍官克辣特為代理。
4:30 正當此時,塔爾索瑪羅兩城的人民,因為國王把他們這兩座城當作禮品,送給自己的嬪妃安提約基,而群起叛亂。
4:31 國王急速去平亂,委託他的大官安多尼苛為代理。
4:32 默乃勞乘此良機,由聖殿中偷去一些金器,送給安多尼苛,也把一些金器賣給提洛和其附近的城邑。
4:33 此時,隱退到安提約基雅附近的達夫乃避難所去的敖尼雅,聽到這些確實消息,就責斥默乃勞
4:34 因此他把安多尼苛叫到一邊,煽動他去殺敖尼雅安多尼苛來到敖尼雅那裏,伸出右手假裝向他起誓,使他相信。敖尼雅雖然猶豫,仍相信了,遂從避難所走出。安多尼苛竟然不顧道義,就地殺了他。 達 9:26
4:35 為此,不但猶太,連別的外方人對屈殺這人,都忿忿不平,懷恨在心。
4:36 及至國王從基里基雅回來,京城的猶太人,連一些希臘人,都來到王前,控訴敖尼雅死得冤枉。
4:37 安提約古心中也很難受,深表哀憐,回想死者的賢能端莊,不禁淚下。
4:38 國王一時怒火大起,命人即刻脫去安多尼苛的紫紅袍,將他的衣服撕爛,領他遊城示眾,直到他對敖尼雅行兇的地方,就在那裏,將這兇手從世上剷除;如此,上主使他受到應得的懲罰。

默乃勞與里息瑪苛的惡行
4:39 里息瑪苛由於默乃勞的贊助,在城內犯了許多盜賣聖物的褻聖罪過。這事一傳出去,民眾都公然來攻擊里息瑪苛;那時有許多金器已被盜賣給各方。
4:40 里息瑪苛見群眾怒形於色,起來反抗他,即武裝了大約三千人,以暴力對付,並以年老而愚妄未減的奧辣諾為首領。
4:41 眾人見里息瑪苛派人來攻打,有的拾取石塊,有的手拿棍棒,有的就地抓起灰土,一起向里息瑪苛的部下亂衝過去;
4:42 如此,他的部下有許多被打傷了,也有一些被打死,其餘的都逃散了;連褻賣聖器的人也被殺死在聖庫的近旁。
4:43 關於這事,人民都抱怨默乃勞
4:44 當國王來到提洛時,長老院便派遣三人到君王跟前申訴。
4:45 默乃勞明知自己已失敗,遂許給多黎默乃的兒子仆托肋米大批金銀,託他向國王代為說情。 8:8; 10:12
加上 3:38
4:46 仆托肋米便引國王來到廊下,假意乘涼,乘機使他改變了心意,
4:47 於是國王釋放了罪魁禍首默乃勞,撤消了一切的控訴,反而把這幾個可憐的人處死。這幾個人,假使向叔提雅人申訴的話,一定會被判無罪釋放。
4:48 這些保護聖城、百姓和聖器的人,反倒很快的受到這樣不公平的懲罰。
4:49 因此有些提洛人,為了表示痛恨這種惡行,自願為這些犧牲者舉行隆重的喪禮。
4:50 因為有權勢的人貪污,默乃勞仍能保持原位,仍然怙惡不悛,時時處處加害本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