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阿貝沙隆慘敗
18:1 達味檢閱了跟隨他的人,給他們委派了千夫長和百夫長,
18:2 將軍人分為三隊:一隊由約阿布率領,一隊由責魯雅的兒子,約阿布的兄弟阿彼瑟率領,一隊由加特依泰率領;然後君王對軍人說:「我自己也要同你們一起出征。」
18:3 軍人回答說:「你萬不可去!因為若我們逃散,無人對我們介意,即使我們死了一半,也無人對我們介意;但是,你一個卻抵我們一萬,所以,現今你更好留在城內,設法援助我們。」
18:4 君王對他們說:「你們看著怎樣好,我就怎樣作。」君王站在門旁,軍人整隊出發,或百人一組,或千人一組。
18:5 君王命令約阿布阿彼瑟依泰說:「對少年阿貝沙隆,你們應給我留情。」軍人都聽見了君王關於阿貝沙隆,給眾將領所出的命令。 18:12
18:6 軍人出發,來到平原,攻打以色列;在厄弗辣因森林,發生了戰事。
18:7 以色列人在那裡為達味的臣僕打敗,那天死傷慘重,陣亡的有二萬人。
18:8 戰事蔓延全境,樹林內死的人,比刀劍所殺的人還多。

阿貝沙隆慘死
18:9 阿貝沙隆正遇上了達味的臣僕,他那時騎著一匹騾子,由大橡樹的叢枝下經過,他的頭髮被橡樹枝纏住,身懸在天地間,所騎的騾子已跑走。
18:10 有一個人看見,就告訴約阿布說:「我看見阿貝沙隆懸在橡樹上。」
18:11 約阿布對那向他報信的人說:「你看見了,為什麼不在那裡把他砍倒在地?那麼,我必賞你十『協刻耳』銀子和一條腰帶。」
18:12 那人對約阿布說:「即使人交在我手裡一千『協刻耳』銀子,我也不願伸手加害君王的兒子,因為我們親耳聽見君王吩咐你、阿彼瑟依泰說:你們應為了我,保全少年阿貝沙隆 18:5
18:13 並且,若我冒性命的危險,做錯了事,也決不能瞞過君王,那時你也許不會保護我。」
18:14 約阿布說:「我不願在你面前這樣耽誤時間!」他就手裡拿了三根短箭,射在阿貝沙隆心中,那時,他在橡樹上還活著。
18:15 約阿布的十個執戟的少年圍上前來,將阿貝沙隆擊斃。 撒上 14:13
18:16 約阿布遂吹起號角,軍人便回來,不再追趕以色列人,因為約阿布願顧惜人民。
18:17 人們取下阿貝沙隆,將他丟在樹林中的一個大坑內,在他上面堆上了一大堆石頭。眾以色列人各自逃回本家去了。 蘇 7:26; 8:29; 10:27
18:18 阿貝沙隆活著時,在君王山谷就曾為自己建立一石柱說:「我沒有兒子來懷念我的名字」;所以給那石柱起了自己的名字。直至今日,人還稱那石柱為阿貝沙隆紀念碑。 14:27

向達味報信
18:19 匝多克的兒子阿希瑪茲約阿布說:「讓我跑去,將上主對王的仇敵替王伸冤的喜訊,稟報給君王。」
18:20 約阿布卻對他說:「今日你不是報喜訊的人,改天再去報罷!因為君王的兒子死了,今日你不可去報信。」
18:21 約阿布遂對一個雇士人說:「你去將所見的事報告君王。」雇士人就拜別約阿布跑去報信。
18:22 匝多克的兒子阿希瑪茲又對約阿布說:「無論如何,我得跟著雇士人去!」約阿布答說:「為什麼你要去?我兒,為這喜訊你得不到什麼報酬!」
18:23 他說:「我無論如何要去!」他答說:「去罷!」阿希瑪茲就沿著約但平原的大路跑去,跑過了雇士人。
18:24 那時,達味正坐在兩門中間,守衛士兵上了門樓頂。守衛兵舉目一望,見一人獨自跑來,
18:25 就大聲喊叫,報告君王。王說:「若是一人,必有喜訊傳報。」他越來越近了。
18:26 守衛兵又看見一個人跑來,守衛兵立即對看門的大聲喊說:「看,又有一人獨自跑來。」王說:「這也是來報喜訊的。」
18:27 守衛兵說:「我看見前一個人的跑法,像匝多克的兒子阿希瑪茲的跑法。」王說:「他是個好人,必是來報喜訊的。」 列下 9:20
列上 1:42
18:28 阿希瑪茲上前對君王說:「安好!」就俯首至地,叩拜君王,接著說:「上主,你的天主是可讚美的,因為他消滅了舉手反抗我主大王的人。」
18:29 王問說:「少年阿貝沙隆是否無恙?」阿希瑪茲答說:「當大王的臣僕約阿布打發你的僕人時,我見有大騷動,但不知是什麼事?」
18:30 王說:「你退在一邊,站在那裡。」他便退在一邊,站在那裡。
18:31 雇士人也來到了,雇士人說:「有喜訊報告給我主大王!上主今日對一切起來反抗你的人為你伸了冤。」
18:32 王問雇士人說:「少年阿貝沙隆是否無恙?」雇士人答說:「願我主大王的仇敵,以及凡心懷惡意起來反抗你的人,都相似這個少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