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撒慕爾紀》今分上下兩卷,原本祇是一部;分為上下兩卷,祇是為實用方便而已。本書名為《撒慕爾紀》,因為本書的主角是撒慕爾。他介乎民長和君王二時代之間,奉天主的命給以色列人成立了君主政體,並親自給頭兩位君王傅油,祝聖他們為君王。

但有些譯本依照「希臘拉丁二通行譯本」,將本書上下與《列王紀上下》合併,通稱為《列王紀》,共四卷,因為此四卷全是記載以色列人歷代君王的正史。

《撒慕爾紀》所記述的,是由民長末期起,直到達味老年為止的重要歷史,為期凡一百年(1070-970年)。作者首先記述,民長末期以色列人所處的狀況(1-7章);繼而記述撒慕爾應百姓的要求,立撒烏耳為第一位君王。但因撒烏耳不聽天主的命,不久即為天主所廢棄(8-15章)。撒慕爾就又暗立達味為王,因此達味多年受撒烏耳猜忌迫害(16-31章)。撒烏耳戰死以後,首先猶大支派,以後各支派相繼擁護達味為王。達味攻陷耶路撒冷後,就以此城為政教的中心。天主曾藉納堂先知向達味預許他的王朝將永存不替(撒下1-7章)。但以後達味因國泰民安,一時竟犯了姦淫殺人的重罪,而受到天主的嚴罰(撒下8-20章)。最後數章記載達味的其他事跡,作為附錄(撒下21-24章)。

關於本書的作者以及成書的年代,不能確知;不過由內容推斷,本書大部分,是由很古的史料編纂的。

本書的寫作無疑是以宗教為目的,即有意說明天主的計劃,怎樣在以色列人的歷史中逐步實現了。天主的計劃,不外是建立君主政體,使達味王朝永存不替,這應騐了天主昔日給古聖祖所預許的恩賜(創17:6; 35:11; 49:10);但同時也是為達味的偉大的後裔——默西亞的來臨作準備(撒下7:14-16)。參見瑪1:1;路1:31,33。此外作者一再稱述達味的佳言懿行,實不愧為一理想的君王;他雖犯了重罪,但能衷心悔改,並甘心作了天主命他當作的補贖,他雖身為君王,但常以天主的僕人自居,聽從天主的代言人——先知的指教。為此,後世的先知都以達味默西亞「新達味」的預象(耶30:9;則34:23-29; 37:24,25;歐3:5),以達味的王國預兆默西亞所要建立的神國(參見詠72; 89:20-38; 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