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苦難主日


「我父!若是可能,就讓這杯離開我罷!但不要照我,而要照你所願意的。」(瑪 26:39)

I. 經文 (瑪 26:14-27:66)

隨後,那十二人中之一,名叫猶達斯依斯加略的,去見司祭長,

說:「我把他交給你們,你們願意給我甚麼?」他們約定給他三十塊銀錢。

從此他便尋找機會,要把耶穌交出。

無酵節的第一天,門徒前來對耶穌說:「你願意我們在那裏,給你預備吃逾越節晚餐?」

耶穌說:「你們進城去見某人,對他說:師傅說:我的時候近了,我要與我的門徒在你那裏舉行逾越節。」

門徒就照耶穌吩咐他們的作了,預備了逾越節晚餐。

到了晚上,耶穌與十二門徒坐席。

他們正吃晚餐的時候,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有一個人要出賣我。」

他們非常憂悶,開始各自對他說:「主,難道是我嗎?」

耶穌回答說:「那同我一起把手蘸在盤子裏的人,要出賣我。

人子固然要按照指着他所記載的而去,但是出賣人子的那人卻是有禍的!那人若是沒有生,為他更好。」

那要出賣他的猶達斯也開口問耶穌說:「辣彼,難道是我嗎?」耶穌對他說:「你說的是。」

他們正吃晚餐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去吃罷!這是我的身體。」

然後,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都由其中喝罷!

因為這是我的血,新約的血,為大眾傾流,以赦免罪過。

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我不再喝這葡萄汁了,直到在我父的國裏那一天,與你們同喝新酒。」

他們唱了聖詠,就出來往橄欖山去。

那時,耶穌對他們說:「今夜你們都要為我的緣故跌倒,因為經上記載:『我要打擊牧人,羊群就要四散。』

但是,我復活後,要在你們以先到加里肋亞去。」

伯多祿卻回答他說:「即便眾人都為你的緣故跌倒,我決不會跌倒。」

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夜雞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認我。」

伯多祿對衪說:「即便我該同你一起死,我也決不會不認你。」眾門徒也都這樣說了。

隨後,耶穌同他們來到一個名叫革責瑪尼的莊園裏,便對門徒說:「你們坐在這裏,等我到那邊去祈禱。」

遂帶了伯多祿和載伯德的兩個兒子同去,開始憂悶恐怖起來,

對他們說:「我的心靈憂悶得要死,你們留在這裏同我一起醒寤罷!」

他稍微前行,就俯首至地祈禱說:「我父,若是可能,就讓這杯離開我罷!但不要照我,而要照你所願意的。」

他來到門徒那裏,見他們睡着了,便對伯多祿說:「你們竟不能同我醒寤一個時辰嗎?

醒寤祈禱罷!免陷於誘惑;心神固然切願,但肉體卻軟弱。」

他第二次再去祈禱說:「我父!如果這杯不能離去,非要我喝不可,就成全你的意願罷!」

他又回來,見他們仍然睡着,因為他們的眼睛很是沉重。

他再離開他們,第三次去祈禱,又說了同樣的話。

然後回到門徒那裏,對他們說:「你們睡下去罷!休息罷!看,時候到了,人子就要被交於罪人手裏。

起來,我們去罷!看,那出賣我的已來近了。」

他還在說話的時候,看!那十二人中之一的猶達斯來了;同他一起的,還有許多帶着刀劍棍棒的群眾,是由司祭長和民間的長老派來的。

那出賣耶穌的給了他們一個暗號說:「我口親誰,誰就是,你們拿住他。」

猶達斯一來到耶穌跟前,就說:「辣彼,你好!」就口親了他。

耶穌卻對他說:「朋友,你來做的事就做罷!」於是他們上前,向耶穌下手,拿住了他。

有同耶穌在一起的一個人,伸手拔出自己的劍,砍了大司祭的僕人一劍,削去了他的一個耳朵。

耶穌遂對他說:「把你的劍放回原處;因為凡持劍的,必死在劍下。

你想我不能要求我父,即刻給我調動十二軍以上的天使嗎?

若這樣,怎能應驗經上所載應如此成就的事呢?」

在那時,耶穌對群眾說:「你們帶着刀劍棍棒出來拿我,如同對付強盜。我天天坐在聖殿內施教,你們沒有拿我。」

這一切都發生了,是為應驗先知所記載的。於是門徒都撇下他逃跑了。

那些拿住耶穌的人,將耶穌帶到大司祭蓋法前;經師和長老已聚集在那裏。

伯多祿遠遠跟着耶穌,直到大司祭的庭院,他也進到裏面,坐在差役中觀看結局。

司祭長和全公議會尋找相反耶穌的假證據,要把他處死。

雖然有許多假見證出庭,但沒有找出甚麼。最後有兩個人上前來,說:

「這人曾經說過:我能拆毀天主的聖殿,在三天內我能把它重建起來。」

大司祭就站起來,對他說:「這些人作證反對你的事,你甚麼也不回答嗎?」

耶穌卻不出聲。於是大司祭對他說:「我因生活的天主,起誓命你告訴我們:你是不是默西亞,天主之子?」

耶穌對他說:「你說的是。並且,我告訴你們:從此你們將要看見人子坐在大能者的右邊,乘着天上的雲彩降來。」

大司祭遂撕裂自己衣服說:「他說了褻瀆的話。何必還需要見證呢?你們剛纔聽到了這褻瀆的話,

你們以為該怎樣?」他們回答說:「他該死。」

眾人遂即向他臉上吐唾沬,用拳頭打他;另有一些人也用巴掌打他,說:

「默西亞,你猜猜是誰打你?」

伯多祿在外面庭院裏坐着,有一個使女來到他跟前說:「你也是同那加里肋亞人耶穌一起的。」

他當着眾人否認說:「我不知道妳說的是甚麼。」

他出去到了門廊,另有一個使女看見他,就對那裏的人說:「這人是同那納匝肋人耶穌一起的。」

他又發誓否認說:「我不認識這個人。」

過了一會,站在那裏的人前來對伯多祿說:「的確,你也是他們中的一個,因為你的口音把你露出來了。」

伯多祿就開始詛咒發誓說:「我不認識這個人。」立刻雞就叫了。

伯多祿就想起耶穌所說的話來:「雞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認我。」他一到了外面,就傷心痛哭起來。

到了早晨,眾司祭長和民間的長老就決議陷害耶穌,要把他處死,

遂把他捆綁了,解送給總督比拉多。

這時,那出賣耶穌的猶達斯見他已被判決,就後悔了,把那三十塊銀錢,退還給司祭長和長老,

說:「我出賣了無辜的血,犯了罪了!」他們卻說:「這與我們何干?是你自己的事!」

於是他把那些銀錢扔在聖所裏,就退出來,上吊死了。

司祭長拿了那銀錢說:「這是血價,不可放入獻儀箱內。」

他們商議後,就用那銀錢買了陶工的田地,作為埋葬外鄉人用。

為此,直到今日稱那塊田地為「血田」。

這就應驗了耶肋米亞先知所說的話:『他們拿了三十塊銀錢,即以色列子民為被賣的人所估定的價錢,

用這錢買了陶工的那塊田,如上主所吩咐我的。』

耶穌站在總督面前,總督便審問他說:「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嗎?」耶穌回答說:「你說的是。」

當司祭長和長老控告他時,他甚麼也不回答。

於是比拉多對他說:「你沒有聽見,他們提出多少證據告你嗎?」

耶穌連一句話也沒有回答他,以至總督大為驚異。

每逢節日,總督慣常給民眾釋放一個他們願意釋放的囚犯。

那時,正有一個出名的囚犯,名叫巴辣巴。

當他們聚集在一起時,比拉多對他們說:「你們願意我給你們釋放那一個?巴辣巴,或是那稱為默西亞的耶穌?」

原來他知道,他們是由於嫉妒才把他解送來的。

比拉多正坐堂時,他的妻子差人到他跟前說:「你千萬不要干涉那義人的事,因為我為他,今天在夢中受了許多苦。」

司祭長和長老卻說服了民眾,叫他們要求巴辣巴,而除掉耶穌。

總督又向他們發言說:「這兩個人中,你們願意我給你們釋放那一個?」他們說:「巴辣巴。」

比拉多對他們說:「那麼,對於那稱為默西亞的耶穌我該怎麼辦?」眾人答說:「該釘他在十字架上。」

總督問說:「他究竟做了甚麼惡事?」他們越發喊說:「該釘他在十字架上。」

比拉多見事毫無進展,反倒更為混亂,就拿水,當着民眾洗手說:「對這義人的血,我是無罪的,你們自己負責罷!」

全體百姓回答說:「他的血歸在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

於是,比拉多給他們釋放了巴辣巴;至於耶穌,把他鞭打了以後,交給人釘在十字架上。

II. 金句:「我父!若是可能,就讓這杯離開我罷!但不要照我,而要照你所願意的。」(瑪26:39)

III. 主旨

主耶穌基督的整個受難始末,甚至祂的一生,都讓我們看到了「主禱文」(天主經)的這一句:「願你的旨意承行於地,如在天上一樣」(瑪6:10)。耶穌清楚知道,當自己的意願與天父的意願不一樣時,那種感受和掙扎是怎樣的,祂並不因為身為天主子和默西亞而免除了這人性的掙扎。祂三次祈禱都表示了希望離開這「苦」杯,可見從心底向天主說「願爾旨承行」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付出的代價亦可以非常的大。正因為主耶穌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正因為祂在掙扎中仍願意承行父的旨意,我們才得以分享祂的救恩,我們才分沾到祂復活的光榮。

耶穌基督的苦難預示了教會的苦難,也預示了我們每一個人的苦難;同樣,祂的光榮復活也預示了教會最終的凱旋勝利,預示了我們的復活和新生。讓我們懷着信德,學習基督的堅忍,在各種境況中,向天父祈求:「願你的旨意承行於地,如在天上一樣」。

 


碧岳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