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期

    (一九三一至
    一九四五年)
  • 北京階段

    (一九四五至
    一九四八年)
  • 九龍窩打老道
    133號階段
    (一九四八至
    一九五零年)
  • 香港堅尼地道
    70號階段
    (一九五零至
    一九七二年)
  • 香港軒德蓀道
    6號階段
    (一九七二至
    今)


「我要到中國去翻譯《聖經》!」(《回憶錄》53頁)憑這決心,雷永明(Gabriele Maria Allegra),一位小兄弟會(方濟會)會士慷慨地回應了上主的特別邀請到中國服務,並在其間展開將聖經原文翻譯為中文的工作。

在1907年12月26日誕生在西西里島的雷永明,1923 年加入小兄弟會。在羅馬念書準備晉鐸時,他深受同會前輩孟高維諾總主教(John of Montecorvino)的感動。孟高維諾是抵達中國的第一位傳教士,曾把《聖詠》和《新約》翻譯成蒙古文。之後有許多人加入翻譯《聖經》書卷的行列,但總沒有人把整部《聖經》譯成中文。雷神父就立志把完整的中文《聖經》呈獻給中國人。

1931年他離開意大利到中國時,才24歲。當時他沒有豐沛的資源,惟靠滿腔熱火去給中國人傳揚天主聖言,並深信童貞聖母會照顧他。他接受了小兄弟會總會長的派遣,到中國湖南衡陽擔任黃沙灣小修院院長職。一方面學習中文,另一方面則著手準備翻譯聖經的工作,學習聖經語言和釋經學 (《回憶錄》85頁)。

雷神父有超強的記憶力,更有語言之神恩,再加上他的努力,學習語文沒有困難。他在到中國後約八個月,已能掌握中文,並開始在湖南省的衡陽聽漢人的告解(《回憶錄》16頁)。

在得到衡陽教區柏長青主教(Raffaelangelo Palazzi)及會內兄弟的資助下,建立他的小型圖書館。可惜,在中日戰爭期間,除了耶穌會士賀清泰神父(Louis Antoine de Poirot)所翻譯的《古新聖經》中的兩本小冊幸存外,其他書籍都被毀滅了(《回憶錄》93頁)。《古新聖經》全套是雷神父在北京將其攝影後裝成小冊的。

1935年4月11日聖母痛苦節,雷神父開始從原文翻譯聖經,首先翻譯的是舊約部份。但是,由於他身體虛弱,遂於1939年5月回意大利調理身體以恢復健康(《回憶錄》95頁)。在動身回國前,他把從1935年至1939年間所翻譯的手稿,連同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的辭典及文法,交托給埃及方濟會(即聖母無玷聖心方濟會)修女保管(《回憶錄》123-124頁)。

1940年雷神父再次被派遣來中國,由於意大利向外宣戰,雷神父需由羅馬經馬德里往里斯本,再經美國、日本到上海,然後取道南京,於1941年4月底到達北平,可惜在南京付運的兩大箱書籍,不知如何全都失去了。然而,由於同年底日本向美國宣戰,很多美籍的牧師相繼離開中國,把他們的書籍賣給舊書店,雷神父便在舊書店中購得不少好書,特別是辭典和百科全書。這些書成了日後成立的思高聖經學會圖書館內的基本書籍(《回憶錄》110頁)。

雷神父到北京是為在意大利大使館任使館司鐸之職,並得到宗座駐華代表蔡寧總主教(Mario Zanin)的接見及鼓勵,繼續其翻譯聖經的工作(《回憶錄》111-112頁)。

雖受到戰爭的影響及歷盡艱辛,雷神父終於在1944年11月21日,把希伯來文和阿剌美文的原文《舊約》全部譯成中文。由於他感到以個人的力量,不足以完成整個翻譯及出版聖經的工作,必須有其他人的協助。於是他便向當時任修會的總代表舒迺柏神父(A. Schnusenberg)提出請求及提議,祈能培育一批司鐸,成立一個聖經學會以做聖經的工作。舒迺柏神父接受了他的提議,召集了幾位中國方濟會會士助他一臂之力,首先是李志先神父和李玉堂神父,然後是李士漁神父和劉緒堂神父(《回憶錄》121-122頁)。這些會士從事譯經之餘,也修正和潤飾雷神父的手稿。他們還為《舊約》的經文作了註釋。雷神父則教他們希伯來文和希臘文。

 


1945年8月2日,北京的聖經學會正式成立,會址是在輔仁大學附屬名叫西煤廠的宿舍內。聖經學會奉無原罪童貞聖母及真福董思高為主保,稱為「中華聖經學會」,於1946及1947年分別出版《聖詠集》及《智慧書》時,曾稱為「方濟堂聖經學會」(《鐸聲》148期38頁),後改稱為「思高聖經學會」而沿用至今。會址因各種原因,在短期內三度搬遷,由西煤廠遷至李廣橋18號的方濟堂(近紫禁城),再遷往小石橋區,輾轉再遷回位於李廣橋的方濟堂。1946年中譯《聖詠集》(附註釋)出版;次年《智慧書》面世;《梅瑟五書》亦於1948年付梓。同年,漢口教區的左維斗神父和煙台教區的陳維統神父也參與聖經學會的工作(《鐸聲》148期39-43頁)。在這期間,雷神父在來訪的友人手上取回他在回國調理身體前,交托給埃及方濟會修女保管的譯文手稿(《回憶錄》123頁)。

劉緒堂神父1946年攝於北京的思高聖經學會
北京方濟會語言學校,小兄弟們每天都在此聖堂祈求天主恩賜早日完成翻譯中文聖經的工作

 


1948年風雲變色,思高聖經學會決定遷址往香港。在獲得香港教區恩理覺主教(Henry Valtorta)同意後,聖經學會的成員便分批來香港。九龍窩打老道133號方濟會院的院長余禮文神父( B. Sullivan)盛情招待,使譯經的工作持續不斷。

大陸政權易手前後,窩打老道的方濟會院成了許多避難會士(包括聖母昆仲會及苦修會的兄弟)的落腳點。其時眾大陸南下的小兄弟中不乏學界泰斗,群英匯集香港,正合雷神父之意。他召募了生力軍加入本學會的陣營,當中包括希臘文專家牛漢謨神父(Tarcisius Benvegnu),他協助學會完成了編製專有名詞的索引(《回憶錄》135-136頁)。盡管局勢動蕩,小兄弟們齊心合力,於1949年出版了《舊約史書上冊》。

1948年小兄弟們攝於
九龍窩打老道133號方濟會院


隨著更多避難的小兄弟抵達窩打老道的方濟會院,譯經工作常受干擾。1950年學會得總代表舒迺柏神父授權,並得到香港教區總務長麥兆良神父(Raffaele Maglioni)的幫助,遷往香港堅尼地道70號(《回憶錄》137-138頁)。新加入的成員包括小兄弟張俊哲神父、韓守善修士、楊恆輝神父和李少峰神父。同年《舊約史書下冊》出版。1953年小兄弟翟煦神父亦加入了本學會,他繼任為學會院長(《鐸聲》148期19頁)並編寫了學會的章則(《回憶錄》148頁)。

1951年出版《依撒意亞》,即《先知書上冊》;1952年完成了《耶肋米亞》和《厄則克耳》,即《先知書中冊》;1954年《達尼爾》和《十二小先知》,即《先知書下冊》也完成面世。在二十年間,雷神父和眾兄弟群策群力,終於譯完整部附有註釋的《舊約》。完成壯舉後,本學會的眾兄弟休假到聖地的耶路撒冷聖經學院繼續深造(《鐸聲》148期20頁)。1954年,耶路撒冷的聖經學會和香港的聖經學會義結金蘭,雷神父在耶路撒冷聖經學院講避靜,也講授《若望福音》。

1955年,小兄弟們懷著新知識和新活力返回香港,著手把希臘文的《新約》譯成中文。經過兩年的辛勞後,附註釋的《福音》出版了;1959年《宗徒大事錄》和《保祿書信》也先後完成,合訂稱為《宗徒經書上冊》;1961年《公函》和《默示錄》也完成了,並合訂稱為《宗徒經書下冊》(《鐸聲》148期22-23頁)。至此雷神父的宏願終於完全實現了,中華教會總算有了一整套真正屬於自己的《聖經》。1968年《聖經》的新舊約合訂本第一次發行。

1955年兄弟們攝於埃及:
由左起是陳維統神父、李志先神父、雷永明神父、李士漁神父和劉緒堂神父

 

 

1963年和1967年,小兄弟梁雅明神父和韓承良神父相繼學成回來,便著手編寫中文的《聖經辭典》,學會各人分得一部分詞目,作深入研究,再寫出精簡的解釋。這些解釋蒐集後,經編輯付梓,於1975年出版。

1964年團體攝於
香港堅尼地道70號方濟會院

 

 

 

 

 

 


全部《聖經》翻譯完成後,學會小兄弟們多半被派到台灣當本堂神父或執教。學會的小兄弟中約有三分一留在香港編寫《聖經辭典》。人數既減,本學會在1972年再遷址到香港渣甸山軒德蓀道6號。

1976年1月26日,雷神父在香港嘉諾撒醫院辭世,這是學會的重大損失。神父的豐功偉績固然令人驚嘆,他的聖德更叫人景仰。1984年香港教區推動他的立品案;1995年教廷立雷神父為「可敬者」。教宗本篤十六世於2012年8月宣布他為教會中的真福,宣福禮在2012年9月29日在雷神父的故鄉西西里舉行。香港教區組織了約四十多人的觀禮團,由副主教林銘神父帶領前往。另外,陳日君樞機及韓大輝總主教都有出席參禮。

雷神父逝世後,兩位小兄弟黃國華神父和吳岳清神父分別在1993年和1995年加入本學會。但是,吳岳清神父在2007被小兄弟會總會長賈伯躍神父(Jose Rodriguez Carballo)派遣到耶路撒冷聖經學院服務。

學會始終本著「為華人社會傳揚天主聖言」的宗旨,並力求突破。1977年初刊的《聖經雙月刊》到了1999年改刊為《聖經季刊》。1969年陳維統神父向胡樞機獻上雷神父草擬的建議書,籌組香港天主教聖經協會。該協會於1973年正式成立。隨後類似的聖經協會也在台灣、新加坡及馬來西亞成立。1987年世界華語聖經協會聯會(Federation of Chinese Biblical Associations)成立,成員包括澳門和毛里求斯的聖經協會。

1986年學會召集香港的聖經學者舉行聯席會議,商討成立聖經學院,從事信友聖經知識的培訓,畢業生將可獲取耶路撒冷聖經學院的文憑。透過香港教區和各修會的合作,香港天主教聖經學院終於在1987年正式成立。